太極,太極拳,太極班,陳式太極


太極拳學習筆記
 

六、鐵杵磨成針

 

打拳以調養血氣呼吸,順其自然,掃除妄念,卸淨濁氣,先定根基。收視返聽,含光默默,調息綿綿,操固內守,注意玄關。功久,則頃刻,則水中火發,雪裏花開,兩腎如湯熱,膀胱似火燒,真氣自足,任督車輪,四支若山石。亡念之發,天機自動,每打一勢,輕輕運行,默默停止,惟以意是運行,則水火自然混融。久之水火升降,如桔槔之吸水,稻花之凝露。勿然一粒大如黍米,落於黃庭之中,此採鉛家投汞之真秘。打拳行到此地,注意不可散功,不可停,一散一停,丹不成矣。

 

日日行之,無差無間,煉之一刻,則一刻周天煉之終身,則終身周天此言任督之升降順逆,佐中氣以成功。氣動由腎而生,靜乃歸宿於腎,一呼一吸,真氣之出入,皆在於此。人言氣歸丹田清心寡慾,培其本原,以養元氣,身本強壯,打拳自勝人一籌。

 

<陳氏太極拳圖說、任脈督脈論 (陳鑫)>

 

2006/04/11

 

我們正式練拳的時間是晚上七時至九時。一般來說,幾位浸大忽雷架拳會的幹事,我的大師兄,辜師兄等都會早半個或一個小時到達,練拳熱身等老師來。有時伍師兄來得比我們還早,坐在李作權平台的長櫈上等我們來。記得有一次,我遲到了很多,忽忽忙忙換了一套鬆身的衣服,便趕去平台匯合大家。冷不防給地上一灘水滑得幾乎跌倒在地上,於是看看平台上蓋,懷疑是上蓋漏水?是否告訴在旁站崗的校警呢?怎知上蓋沒有滴水,又不是下雨天,難道有人故意在地上潑水嗎?全部都是自己人一眾師兄弟,沒有其他人啊!怎麼搞的?我於是告訴大家那兒有一灘水,大家過來時要小心一點。

 

這時,大師兄剛上完洗手間回來,我指著地上的水漬叫他也要小心點,不要給滑倒了。我看見他的表情,很難為情,帶點不好意思,告訴我,他剛剛在這兒練完三套拳,地上的水漬全是他的汗水。

 

我是一個初學拳的人,造夢也想不到打太極拳會打到如此大汗淋漓的。後來,讀了陳氏太極前輩馬虹老師的著作,才明白到練拳要做到流汗而不氣喘,方顯出功力底子的基礎。現在看見大師兄練拳如此認真,做到了前輩書上所講的水平,忽然間覺得要練好太極拳並不如此遙不可及,只要有恆心,鐵杵都會磨成針的。不過,當我和大師兄提到馬虹老師之言時,大師兄笑笑說,他自己天生大汗,加上天氣悶熱,所以比平時多出了汗,弄污了地面不好意思。我聽了亦笑了笑,心想天氣的確是熱了點,不過怎麼只有大師兄那地方才濕了一大片呢?後來和其他師兄弟閒聊,發覺伍、辜師兄等都有類似的情況。伍師兄說,練完拳後,脫下襯衫,扭得汗水來,可不是一滴兩滴,而是扭出一大灘汗水呀!

 

望著一眾師兄練拳,總覺得他們身材非常標準和健碩。有一次我問大師兄,他除了打拳外,還有做健身嗎?主觀上覺得如果沒有操過,一身肌肉怎會這樣結實?但感覺上又不是健美先生那種大隻佬的模樣。大師兄說他沒有做健身的習慣,身體亦不是刻意練成現在的模樣。他只是練拳。他說老師除了教練太極拳外,還會教他南少林南螳螂拳。練太極拳要求走中低馬,練南螳螂就要和老師練搓手和對樁,久而久之,身體便變成現在這個模樣。大師兄倒不太在意自己的模樣,反而覺得現在沒有以前那麼容易感冒生病了。他說這是練拳的得著。而我因為經常感冒生病,連大學中醫院的教授也勸我要多多運動了!這時,我真的希望練了太極拳,走中低馬,好好鍛練功力,身體會慢慢好過來呀。

SHARE

 

     Copyright © 2017 陳氏太極拳香港總會 Taichi Elite.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